更多公告
德宏長安網
當前地址:首頁 > 反邪教專區 > 正文

【轉載】迷邪教 毀家庭

時間:2019-10-29 15:21:52  來源:反邪教之窗   責任編輯:dhzzffb  瀏覽次數:

2014年7月24日,在高陵高速郭家川大橋路段,一男子駕駛一輛黑色桑塔納轎車猛然向大橋護欄撞去,在數次撞擊也無法將護欄撞開之后,于是棄車飛身從大橋躍下橋底深淵,當場死亡。事后經公安機關調查,該男子名叫丁秋貴,系陵川縣平城鎮草坡村人。

兒女雙全家和美,小康之樂羨鄉親

說起丁秋貴的妻子王萍,村里人曾經也是贊不絕口,小時候的王萍聰敏勤奮,書讀的也好,只是家里貧困,高中時候就輟學務工了。后來嫁給了本村勤勞樸實的村民丁秋貴。婚后,夫妻二人憑借勤勞簡樸,在鎮上打打零工,農閑時節還跟著村上的包工頭上外面建筑工地做工掙錢。婚后第二年他們有了第一個孩子,夫妻二人決定妻子王萍在家專心帶孩子兼顧田里的活,丈夫外出務工。后來他們又有了第二個孩子,兩個孩子需要照顧,王萍一人顧不過來,于是丈夫丁秋貴也不在外出,只是在附近鄉鎮和村里打工,閑時夫妻二人一起帶孩子。家有兩個孩子,生活壓力大,動力也大,丈夫丁秋貴更加的勤勞,村里成立了一家農機專業合作社,丁秋貴第一批加入了合作社,購買了玉米收割機、馬鈴薯收獲機和一臺旋耕機,在縣農機局的幫助下學會了駕駛和農業機械操作技術,拿到了駕駛證,春耕秋收可謂無一不通,還成為了村里農業機械操作能手。妻子王萍也在村里的秸稈炭工廠找了一份工作,家庭收入比以前有了很大的提高,很快成了村里的小康戶,蓋了新房子,還買了一輛桑塔納轎車。王萍對一對子女照顧的十分細心,孩子上小學后,她還給孩子請了家教,報了國標舞蹈學習班。過年過節,村委組織晚會,她都會帶著一對子女去“露露臉”,聽著村里人對兩個孩子的夸獎,她覺得自豪。一家四口生活的其樂融融,很是受村里鄉親羨慕。

自妻子著魔入教,辛福生活起波瀾

2012年, “世界末日疑云”籠罩著整個世界。就在這一年的春天,農忙時節剛過,丁秋貴的妻子王萍像往常一樣去廠里上班,中午下班的時候看到工廠門口一群人圍在一起,愛湊熱鬧的她出于好奇走了過去,原來是幾個外地人在那講“基督”,這些人一會講“世界末日”,一會講自己懂風水曉陰陽,一會又講能預測子女未來和禍福,王萍聽了會漸漸入了迷,完事后他們還贈送了幾本“書”, 其中有《全能神你真好》,《東方發出的閃電》,《基督的發表》等,說這些書市面書店買不到,并要求領到書的每天都讀、仔細閱讀才能理解里面的“真理”。回到家后王萍就開始閱讀他們贈送的“書”,王萍也有點文化,“書”里的內容理解起來并不十分吃力,而且還感到“書”里講的有道理。第二天下班路上,王萍又遇到了這幾個人,他們對王萍很是熱情,主動請求去王萍家里幫她解釋書中理解不了的地方,一連幾天都是這樣。到后來,他們要求王萍也加入了他們的組織,一起探討“真理”。剛開始的時候,王萍只是看看書,聽聽錄音,沒有影響正常的家庭生活,丁秋貴以為她信的是基督教,所以就沒有太在意。但是,隨著時間的推移,丁秋貴發現自己的妻子漸漸的變了,妻子以前喜歡串門,有時候吃飯的時候都會端上一碗飯去鄰居家邊聊邊吃,甚至會忘記送碗回來,后來妻子的話漸漸少了,王萍以為是跟鄰居發生了口角,才不再串門,并沒有特別在意。慢慢的妻子和丁秋貴的話也變的少了,總是自忙自的,過年走親戚或是朋友來訪,妻子也不像原來那樣說說嘮嘮、談談笑笑了,變的沉默寡言。后來,王萍說工廠收入低,家里孩子還需要照顧,找了許多理由辭去了村里工廠的工作,丁秋貴性格比較柔和,平時也愛聽妻子的話,也就同意了。可自打王萍辭去工作之后,就更加專注于她的“教義”“真理”,索性也不下地里干活了,甚至家務也不做了,就是看書、聽錄音,對家里的一雙上學的兒女不聞不問,有時候丈夫丁秋貴外出做活,兩個讀書的兒女回到家都沒有飯吃,鄰居知道了會給孩子一碗飯,多數時候兩個兒女都是餓著肚子,直到晚上丈夫丁秋貴干完活回到家里才能吃飯。這一切的變化,丁秋貴都看在了眼里:“‘書’讀得越多,人卻變得越離譜了”。到了秋收時候,全家人都去地里收莊稼,就王萍自個在家,丁秋貴以為妻子是嫌田里農活累,也就由她了。萬萬沒想到的是,收獲回來的莊稼晾曬在院子里,還沒有等莊稼晾干,王萍居然自個做主賣掉了,還把賣糧的錢款當做“奉獻金”給捐了出去。為這事,丈夫丁秋貴還多次勸說妻子要回賣糧的錢,可妻子總說,捐出去的錢要是要回來就是背叛,會被“閃電”劈死,丁秋貴要繼續勸下去兩個人就只能是以吵架收場。為練功的事情,剛開始夫妻二人還吵,到后來妻子索性也不搭理了,越來越冷漠,已然沒有往日的賢妻慈母樣。到后來,王萍變的越來越神秘,也不跟家里任何人打招呼,家里攢點錢,她就少則幾百多則上千的拿去“奉獻”,而且還時不時拿上幾百幾千塊錢和幾個附近村莊的人跑出去到處竄,神出鬼沒,經常一去一兩個月,時間最長的一次還一年多,偶爾回來家,也不做飯不做家務不管兒女取點錢就又離開了,幾番折騰家里的積蓄也給敗光了。全家就是丈夫丁秋貴一個勞動力,又得照顧子女,家里拖拉機、收割機等農業機械顧不上打理,也廢棄了,他辛辛苦苦一天也掙不下多少錢,回家后面對的是冷鍋冷灶,感受不到一點家的溫暖。更加令丁秋貴感到氣憤的是,妻子王萍還秘密的拉攏丁秋貴的母親劉梅枝也加入“全能神”組織,真是屋漏偏逢連夜雨,大雪之上又加霜,家里再也沒有了往日的溫馨與和美。

獨臂難支一個家,舍棄兒女下黃泉

出于對一雙還未成年兒女的愛,丁秋貴決心扛起家里全部的責任,但是家里每況日下的收入、生活的壓力、子女的教育,一個個現實的難題擺在了他的面前,于是他低價轉賣了自己的拖拉機、收割機等農業機械。在村子附近一家食品加工廠找了一個收入不高但作息時間相對規律的工作上班,這樣既能照顧子女又能掙錢勉強維系子女生活開支。一個積極勤勞給家賺的,總是比不上一個努力瘋狂往外敗的,丁秋貴存放在家里的那點錢無論藏的多隱秘,總能被妻子王萍給“翻箱倒柜”的找到。于是“王萍回家‘偷’錢,丁秋貴氣急吵架”一幕幕的家庭鬧劇不斷上演。一個人的肩膀承擔一個家庭的重擔顯得太過無力,面對家里的變故,丁秋貴只能是看在眼里急在心里,他想過無數的辦法,也曾無數次苦口婆心的規勸,但是換來的是無數次的爭吵和冷漠。他也曾有過無數美好的夢想,也曾有過夢想照進現實的幸福,但是自從王萍加入“全能神”后,給家庭帶來的翻天覆地的變化,讓這個男人丁秋貴越來越心灰意冷,對生活萬念俱灰,黃泉路似乎成了他唯一的解脫,毅然決然,丁秋貴還是駕車駛向了路的盡頭。

這是一個典型的被“全能神”邪教破壞家庭的真實故事,邪教組織害人奪命,破壞家庭,前車之覆,后車之鑒,一個生命的隕落,一場家庭人倫的浩劫,足以令我們警醒。

         

(責任編輯:君歡)

政法風采
政法要聞
美团打车软件司机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