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公告
德宏長安網
當前地址:首頁 > 反邪教專區 > 正文

【轉載】當大媽愛上廣場舞 你覺得廣場舞是邪教嗎?

時間:2019-11-01 15:39:33  來源:云嶺先鋒   責任編輯:dhzzffb  瀏覽次數:

  大媽愛上廣場舞,攔都攔不住

  每當華燈初上,只要到了那個點兒,無論是在城市各大廣場、公園,或是在鄉間村頭,便會響起熟悉的歡快強勁舞曲,幾十名甚至上百名中老年人自發匯聚在一起,跟隨節拍翩翩起舞,跳得特別的來勁。這個時候如果誰膽敢阻止,大媽們絕對要一起跳起來,跟你急!

  實際上,這些年來,廣場舞大媽出盡風頭,在網絡上,大媽們的身影幾乎無處不在,原本廣場舞給大媽們約定的場所就只能是在廣場,可現在大媽們的地盤是越來越大,火車上、高速公路上、甚至連法國盧浮宮……都被大媽們占領了。

      

高速車禍堵癱 大叔大媽公路斗舞狂拽炫酷

  空地、便攜音箱……簡單的道具搭配簡單的舞姿,就能讓一群年事已高的大媽如癡如醉。對此,小伙伴們很是不解:大媽這是咋地啦?被洗腦了嗎?為什么大媽自從跳上廣場舞后,怎么會停不下來呢?是不是“中邪”啦?

  大媽雖然很狂熱,但動機真的很單純

  在沒有回答廣場舞是不是邪教之前,咱們先搞清楚什么組織才算是邪教。

  學術界認為,應該以“危險性”來界定邪教:一個團體,利用科學、宗教或治病為幌子,掩蓋其對信徒的權力、精神控制和盤剝,以最終獲取其信徒無條件效忠和服從、并使之放棄社會共同價值觀(包括倫理、科學、公民、教育等),從而對社會、個人自由、健康、教育和民主體制造成危害,即為邪教。

  接下來,咱們再來分析一下廣場舞的特點

                   

  一位網友曬出的他老媽手繪的廣場舞秘籍

  ①廣場舞的組織性不夠。絕大多數廣場舞為民間自行組織,分撥分幫的情況很嚴重,兩伙之間往往可能跳不同類型的舞,故極為零散和分散,全國各地的廣場舞群體實在算不得是一個真正意義上的團體。

  ②目的沒有那么復雜。雖然大媽們普遍相信太極拳、太極劍什么的能治病,但是廣場舞的目的主要還是鍛煉身體,普遍具有健身強體的觀念,但是認定廣場舞能治病的人幾乎沒有。也就是說,他們沒有宗教層面的生死目的。大媽也不相信跳廣場舞可以使人長生不老或進天堂之類的東東。

  ③參與者有選擇權。說白了,跳不跳廣場舞是大媽的自由,愛在哪個團隊跳大媽也可以自由選擇,而且幾乎是免費的參與。而且廣場舞對參與者也沒有精神控制及直接的身心危害。

  判斷一個群體是不是邪教,主要看氣質

  回答了大媽的廣場舞是不是邪教問題,問題又來了,那么,我們該如何判斷和識別邪教呢?對于這個問題,借用現在網紅流行詞來說:主要看氣質!

  對此,美國著名邪教問題專家瑞克?艾倫?羅斯的最新專著《邪教:洗腦背后的真相》中,介紹了美國著名精神病學家羅伯特·利夫頓在其《邪教形成》一書中介紹的邪教辨別方法。利夫頓指出,邪教具備三個基本特征:一是一個有魅力的領導,在最初可能維系該教團的一些基本原則失去作用時,成為被崇拜的對象。二是是一個被稱為強迫性勸誘或思想改造的過程。三是教團及其圈子對信徒經濟、性及其他方面剝削。

  這個可能講的太專業了,咱們舉幾個邪教的例子套用一下就明白了。比如“華藏宗門”頭目吳澤衡,一開始他也只是耍耍氣功來糊弄人,憑著三寸不爛口舌發展自己的小團體,后來名聲大了,他便聲稱自己“佛祖轉世”、“皇帝轉生”,打著佛教、行善的名義給弟子們洗腦,然后借機斂財騙色。多名被其女弟子醒悟后,寫下“控訴書”控訴吳澤衡“禽獸不如”,并“希望法律對他嚴懲”。

       

  吳澤衡稱自己“佛祖轉世”,對成員進行洗腦,以“可以成佛”、“可以迅速提高修行”、“他的精液是高能量物質有益女性身體”等為名引誘、脅迫多名女弟子與其發生性關系

  可以說,“華藏宗門”完全符合利夫頓對邪教三個基本定義特征,首先吳澤衡也算是個“有魅力的領導”,因為在弟子面前,吳澤衡總是裝出一個“大善人”的形象出現,他生得慈眉善目,金絲邊眼鏡又徒添了不少斯文氣,并且他還積極勸導弟子“兩善”(“日行一善、辟谷濟善”),這也成為弟子對他深信不疑的理由。此外,他聲稱自己“佛祖轉世”、“皇帝轉生”,借機包裝自己,還曲解佛教教義給弟子洗腦;最后,在自己編造的一套歪理邪說下,達到斂財騙色的目的。

  再比如全能神也一樣,趙維山打著基督教的旗號,曲解圣經,并把自己的精神病情人包裝成“女基督”,以達到“有魅力的領導”的目的;其次,全能神用“世界末日”謠言以及“不信全神者要遭受神的殺戮”等恐怖信息來對信徒們實施精神控制;最后,再借助一套洗腦的理論來達到對信徒騙財騙色的目的。眾多信徒被迫獻上“奉獻款”,女信徒被男性成員“過靈床”。

  利夫頓這個檢驗邪教的三大條件總是屢試不爽,可以說簡單就是一個“萬用無敵的公式。”當然,法車侖功邪教也同樣符合利夫頓歸納的邪教三個基本特征,不信你可以套用這三個基本特征試一下,最終必然得出也是邪教的結論。厲害吧!

  從利夫頓的三個判斷方式來看,廣場舞既沒有一個“人造的神”作為領導,也沒有對其成員進行洗腦、以及金錢和性方面的迫害,所以并不是邪教。如果親友加入了某個宗教后行為有異常的話,大家也可以用這三個判斷方法來分辨親友是否陷于邪教的危險之中。

  警惕邪教組織借助“廣場舞”傳播邪教

  說完了識別邪教的方法,咱們再回頭聊聊廣場舞。大媽愛跳廣場舞對嗎?同樣,無孔不入的邪教為了發展信徒,往往會喜歡“投其所好”。眾所周知,全能神、法車侖功等邪教組織活動十分詭秘,暗號聯絡,聚無定所,為了逃避打擊,他們一般不敢在公開場合公開傳播邪教。然而,近來某些邪教組織竟然抱著“越是危險的地方,越安全”的念頭,鋌而走險將大眾活動下的廣場舞作為晃子傳播邪教,甚至發展信徒。

  比如今年3月份,內蒙古鄂爾多斯東勝區警方通過摸排調查,抓獲15名“門徒會”邪教成員,繳獲部分傳播邪教工具。據悉,該邪教組織利用晨練、傍晚鍛煉時間,在東勝區部分廣場、公園、居民區等公共場所公開聚集,期間共出現幾支不同的“天堂舞”群體,打著“傳福音、治百病”的幌子,呼喊“奉主名,行異能、賜米面、賜糧油水”等口號,通過擴音設備播放“靈歌”,以跳“天堂舞”健身的形式,吸引群眾圍觀,并借機發展信徒。

           

  此外,今年4月,臨沂公安機關也破獲了一起借助廣場舞傳播邪教的案件,抓獲骨干成員20余人。經查實,這個團伙在頭目的組織帶領下,統一購買演出服裝,由信徒排練集體舞蹈,配合全能神邪教歌曲,多次到城市廣場、公園、火車站等公共場所,集體跳舞并播放全能神歌曲。據了解,這些邪教組織播放的歌曲,大都借用流行歌舞的曲調,然后換上宣揚邪教內容的歌詞,編排成類似廣場舞的舞蹈,同時又是在大庭廣眾之下公開跳,具有非常大的迷惑性,吸引了一批不明真相的群眾參與,其中有的群眾還因此而陷入該邪教組織深。

  大媽跳廣場舞咱們支持,但是,打著廣場舞的幌子傳播邪教必須制止。所以,如果家里的喜歡跳廣場舞的父母出現異常表現,比如伴舞的流行歌曲有明顯的歌詞改編,唱一些神啊、上帝啦、上天堂、報應啦等類的歌詞;或者觀看可疑的書籍、報刊、音像制品,與可疑的陌生人交往,包括言行舉止有明顯不合常理表現時,就要格外引起重視,千萬小心是不是有人在向他們傳播邪教了。如果拿不準,必要時也可以向社區、村委會及反邪教組織、志愿者等尋求幫助。當然,如果想要家人和朋友永遠遠離邪教,最重要的就是平時一定要多了解一些反邪教知識哦。

  結 語

  毫無疑問,當今“跳廣場舞”這一健身運動已成為中老年人的一種新時尚、新熱潮,雖然廣場舞不是邪教,但是邪教可能會利用廣場舞向老年人傳播,廣大網友一定要提醒身邊親友,擦亮眼睛、認真辨別,千萬不要被邪教的外在形式所蒙蔽而誤入邪教歧途,從而陷入邪教的深淵。

(責任編輯:君歡)

政法風采
政法要聞
美团打车软件司机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