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公告
德宏長安網
當前地址:首頁 > 反邪教專區 > 正文

【轉載】不讓邪教進家門

時間:2019-11-18 10:47:32  來源:德宏州人民政府辦公室   責任編輯:dhzzffb  瀏覽次數:

  邪教的主要危害及一些案例:

  破壞家庭:家庭是社會的細胞,對每個人來說,家庭是人生的起點,是生活的休息的港灣。邪教組織煽動成員離家出走,把全部身心和財產交給教主,致使許多原本幸福的家庭支離破碎,讓原本貧困的家庭雪上加霜。更有信徒癡迷邪教,走火入魔,毀家喪命。

  “自從我媽信了全能神之后,整個人都變了......”阿牛(化名)哽咽地說道。阿牛來自山西省運城聞喜縣桐城鎮,她母親信奉“全能神”已達十年之久,自從母親信奉“全能神”之后,整個家都變了。

  輕信歪理邪說,淪陷邪教魔爪。2012年夏的某一天,阿牛的母親在院子里乘涼,鄰村來了個男人,當時阿牛也在場,那個男人和她們在一起聊天,男人一直套近乎,和阿牛母親拉家常,時不時地還說信什么“神”能夠保佑全家的話,因為母親有些許迷信思想,也比較感興趣,于是與那個男人單獨聊了起來。后來那個人陸陸續續去阿牛家里好幾次,開始阿牛以為是基督教,因為基督教國家也認可,也不是很排斥。她當時想著:老年人平時也沒啥愛好,出去唱唱歌什么的也挺好,也沒在意。“現在想起來真是悔恨自己沒有注意到,要是當時我警覺起來,我媽就不會走上這條路”,阿牛難過地說道。

  當時阿牛的妹妹一直在家,所以對母親的行蹤算是比較了解的。據阿牛妹妹反饋,母親他們一直在家神神秘秘的,搞得家里烏煙瘴氣的。母親沒事就抱著《話在肉身顯現》,《跟著羔羊唱新歌》這些粗制濫造的書看,有時候鉆到后院的屋子里好久都不出來,有時候早上出門后晚上十一點多才回家。

  以前那個鼓勵阿牛上進工作的母親不在了,以前那個對家人噓寒問暖的母親消失了,以前那個把家庭料理得井井有條的女主人迷失了......都說,家是我們人生的驛站,是我們生活的樂園,也是我們避風的港灣。可是,母親自從信奉“全能神”之后,整個家幾乎都要散了,避風的港灣不再為家人遮風擋雨,阿牛母親不再積極生活,整日念叨著“末日”,說些奇奇怪怪的話,整個家都不再重現往日的溫馨了......

  現在,阿牛沒事就經常回家看看,多多陪伴母親,希望用親情感化母親,希望母親能夠迷途知返,早日脫離害人的邪教!

  騙取錢財:幾乎所有邪教組織,都無一例外地以各種名目騙取錢財,用于自身的揮霍和從事邪教活動,這使得許多原本貧困的家庭雪上加霜。

  “全能神”騙走她20萬血汗錢。美好幸福的家庭生活,是人們的精神依靠和心靈寄托。有了穩定和睦的家庭和經濟收入,人才能安居樂業。可是,“全能神”邪教組織詐騙錢財,使不明真相群眾誤入其中后,結局往往是辛辛苦苦積攢的錢財被騙取的一干二凈……熊志玉就是其中受害之一。

  輕信邪說,禍根被埋下:事情還得從2007年說起。那年5月的一天,熊志玉的朋友任道碧來到她經營的服裝店,說她家之所以做生意紅火,賺了錢,是因為有“神”的保佑,勸她趕緊加入“全能神”。還神秘地告訴她一些驚天的秘密,什么“世界要毀滅了”,“神已第二次道成肉身來到人世間開展末世作工,要求世人要絕對順服神,聽神使喚,最終建立神的國度”等等。

  熊志玉生性膽小,為人忠厚老實,初聽這些很玄的言談,一時真的緊張起來,不知如何是好。任道碧見時機成熟,就告訴她“消災避難”的妙計,就是要立即加入“全能神”組織,得到“神”的庇佑,做生意賺大錢,全家才會幸福安康,否則家里會遭到不測……熊志玉想到逢兇化吉,做生意圖個吉利,在任道碧的鼓動和要求下,寫下了“保證書”,一定要極力傳教,并只與任道碧單線聯系,不得向任何人泄密。

  此后,熊志玉在任道碧的督促下反復閱讀觀看《東方發出的閃電》、《跟著羔羊唱新歌》等“全能神”的書籍和VCD碟片,思想漸漸被“全能神”的歪理占領,對其宣揚的“不用這么辛苦做生意”,“可以消災避難”等由不信到堅信,慢慢對“全能神”所描繪的“只要信神,到時候想要什么有什么的美好前程”憧憬不已。

  癡迷邪說,血汗錢被邪教騙走。隨著任道碧的誘導,熊志玉越陷越深,生意不好好經營,家庭瑣事也不聞不問,一心撲在“全能神”上,每天把外出參加聚會、“傳福音”當成頭等大事。她丈夫整天忙里忙外,發現她因信奉“全能神”才變成這樣,就堅決反對她,勸她說:“現在你有生意做,咱家的生意又這樣好,一家人平平安安的比什么都好,咱可不能不走正道呀!”親友也相繼上門規勸,可每一次都不歡而散。在她眼里,這些親人都是凡夫俗子,哪能懂“神”的事。熊志玉患有心血管疾病,外出傳教時常會感到呼吸困難,頭暈目眩。但為能獲得通向天堂的“門票”,她聽信“全能神”的說教,不就醫、不吃藥、不打針,咬牙忍受,認為這是“全能神”在考驗她的意志,是在幫她“脫胎換骨”,盡早脫離苦海,早日成“神”。她丈夫對她百般勸說都置若罔聞,有時甚至惡言相對,見她不能懸崖勒馬,丈夫只能把苦往肚子里咽,盼著她有朝一日能幡然醒悟。

  更重要的是,在任道碧的不斷“點化”下,深信著“世界末日就要來臨”的熊志玉,覺得自己就快要去天堂了,錢財留著有何用?為了在“末日”來臨時能被“神”救度,進而獲得上天堂的“戶口簿”,她源源不斷地向“全能神”奉獻“身外之物”,少則一兩千元、多則不限。2010年底,她偷偷地將家中起早貪黑、辛辛苦苦掙來的20多萬元血汗錢作為“奉獻款”交給了“全能神”組織。氣得她丈夫呆若木雞,欲哭無淚,一怒之下將她的那些“全能神”書籍和光碟統統燒了,希望她能回心轉意,但她并沒有回頭。

  幡然醒悟,方知自己上當受騙。就在熊志玉覺得離天堂越來越近的時候,她卻倒下了。加入“全能神”后,她時常外出“傳福音”,拒醫拒藥,2011年5月的一天下午,她因心血管疾病發作,暈倒在傳“傳福音”的路上,幸虧好心的路人將她送進醫院,不然后果不堪設想。

  后來,反邪教志愿者了解到熊志玉上當受騙的遭遇后,向她講解了“全能神”邪教的真實情況,通過耐心細致的教育挽救,她終于幡然醒悟,認識到自己確實上當受騙了,徹底認清了“全能神”是一個騙人錢財的邪教組織。她不斷跟她的“上線”聯系,要求他們返還她的“奉獻金”。讓她欲哭無淚的是,這時候,“全能神”邪教組織切斷了與她的一切聯系,徹底地將她拋棄了。

  熊志玉回想自己加入“全能神”邪教組織的點點滴滴,不僅沒有得到一絲一毫的“福份”,相反帶給她的是親人埋怨、20多萬元血汗錢被騙走,還險些喪命。

  殘害生命:珍愛生命、關心生命、保護生命,是文明社會的共識。濫殺無辜、奪人性命,是最嚴得的犯罪行為。世界上一切邪教都視生命為兒戲,不但挑唆、暗示練習者自戕生命,而且還制造了一起起駭人聽聞的殺人事件,給受害者造成極大的災難,給受害者的親人帶來了巨大的痛苦,給國家和社會造成了難以彌補的損失。

  陜西西安:王濤殺妻除“邪靈”: 陜西西安全能神信徒王濤相信妻子被“邪靈”附體,需要消滅肉體才能消滅“邪靈”,再由“圣靈”帶來重生。2012年3月4日上午9時,王濤對妻子進行毆打、猛擊后,用枕頭捂住妻子的面部直至其窒息身亡。隨后,王濤又用菜刀向妻子尸體頭部、胸部和腹部連砍十余刀。這一切結束后,王濤還希望附在妻子身體上的 “邪靈”盡快死去,期待著“神”的來臨,能使妻子“死而復生”。妻子沒有回來,等待王濤的是法律的制裁。

  安徽霍邱:欲退全能神遭威脅,盧慶菊投水自盡:安徽省霍邱縣盧慶菊加入全能神兩年后,想要退出,卻被當時的“介紹人”威脅:“你要是不干了,神一定會懲罰你的,滅了你和你的家人,包括你的孫子!”盧慶菊曾經看過教會懲罰不聽話的人,想起那種毒打場面、威脅的話,不敢再多說一句。 2011年11月6日晚,盧慶菊去參加全能神活動久久未歸。晚上11點,丈夫出門尋找,直到次日1點多還沒找到,便叫來鄰居們一起幫忙。11月7日凌晨2 點10分,眾人在水庫里發現了盧慶菊的尸體。原來盧慶菊迫于全能神的威脅,為了不牽累家人,只好投水自盡!

  毒害青少年:無論是美國的“人民圣殿教”、歐洲的“太陽圣殿教”、日本的“奧姆真理教”、還是中國的“法輪功”、“全能神”,幾乎無一例外地都把青少年,特別是兒童,作為他們裹挾與戕害的對象。邪教組織不僅殘害未成年人的性命,而且還毒害他們的思想,葬送他們的前程。“法輪功”邪教組織在貴州、武漢等地非法辦班講課,要求分站負責人“把孩子組織起來搞活動”,并稱“六歲以下的小孩看‘法輪功’書籍,可開天目,看到書的法輪是轉的。”還是通過“修煉”可“上天入地變神仙”。“法輪功”組織先后在北京、廣州、武漢、遵義等地辦少兒班。

  生命最寶貴,然而邪教卻視生命如草芥。少年兒童是生命的幼芽,可邪教卻兇惡地摧殘著這些生命的花蕾。邪教制造了多少駭人聽聞的殺童慘案?可悲的是,慘死在癡迷信奉邪教的父母手下的子女。

  河南蘭考:兩月嬰兒被母當“小鬼”刺死:2011年1月10日,河南省蘭考縣的全能神信徒李桂榮因覺得是自己兩個月大的女兒影響了她為全能神做工,導致其被全能神內部由“帶領”降級為“執事”,從而認為自己的親生女兒是小鬼,處處糾纏她,便趁女兒熟睡之際,用剪刀向頸部猛刺一刀。一個兩個月大的嬰兒,就這樣被全能神、被自己的親生母親奪去了生命。2011年1月10日早晨7時許,河南省蘭考縣谷營鄉谷東村發生了一起慘絕人寰的兇殺案,邪教“實際神”成員李桂榮用剪刀割斷自己僅有兩個月大女兒的喉嚨,將其殘忍殺害。

  江蘇沭陽:萬成彥用斧擊死8歲兒子并將其釘成“十字架”:1996年2月22日凌晨3時許,全能神信徒、江蘇省沭陽縣村民萬成彥向“全能神”獻上“寶血”,洗清自己“身上的罪惡”,“拯救世上萬人”,用斧頭猛擊熟睡中的自己8歲的兒子王磊,殘忍地用鐵釘將兒子釘在“十字架”上,一個無辜的孩子就這樣無聲無息地慘死在自己親生母親萬成彥的手里。

    河南南陽:為治病,14歲的梁超被全能神信徒踩壓致死:河南南陽人趙秀霞,因兒子梁超因小兒麻痹癥造成腿部疾病,走路一瘸一拐。為給孩子治病,趙秀霞相信全能神信徒“絕對能治好”的“承諾”,并拿出1萬塊錢 “奉獻”給了全能神教會。2011年8月16日開始,趙秀霞將兒子交到全能神信徒手中進行“治療”。全能神信徒的“治療”手段就是一天只吃一頓飯,唱經、禱告,加上用木板固定住梁超用磚頭壓,甚至用人上去踩。天氣炎熱,伙食不足,加之全能神教徒的輪番折磨,在“治療”的第三天梁超體力虛脫致死。本想為孩子治病的母親,卻讓全能神奪去了孩子的性命。

       

  一樁又一樁血淋淋的案例,讓人們痛心地看到了邪教的兇殘可怕。假如這些人不信奉邪教,他們的家庭、他們的孩子將是另一條人生之路,可惜人生沒有“假如”。一個個含苞欲放的花朵就這樣被邪教摧殘掉。殘酷的事實再一次告訴我們,邪教如毒氣,無孔不入,一人信邪,全家受害。遠離邪教,就是遠離危險,遠離傷害。

(責任編輯:君歡)

政法風采
政法要聞
美团打车软件司机赚钱 加拿大快8开奖有官网吗 股票指数有哪些 怎么看股票数据熔断 微信小程序真人麻将脚本 足球运动员 乐禧白城麻将手机版 心水号码一四五打一生肖 中国福利彩票好彩1 四肖三期必中一期 图库 免费下白城麻将